丁建旺同志于2007年到马尾区人民法院工作,从书记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逐渐成长为一名人民法官,他常说“我是个平凡的人,做着平凡的事情”。无论是在派出法庭担任书记员,还是在民一庭担任审判员,丁建旺同志都坚持用公平和正义去化解积案,拨开案件的重重迷雾,让矛盾和冲突烟消云散,赢得了当事人的一致肯定。2010年—2012年,丁建旺同志因工作优异荣立三等功,2014年获评“全省法院系统优秀共产党员”。

  “只有把案件判公,才能把人心判暖。”

  培根有句名言:“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在法院工作多年,他时刻提醒自己:法官应该是法律的塑造者,是法律理想的捍卫者,作为基层法院的一名普通法官,只有把案件判公,才能把人心判暖。在一起法定继承纠纷案件中,兄妹三人因在母亲遗留的一套两层房产分割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诉至法院。丁建旺同志组织多次调解未果,最终判决由兄妹三人各继承三分之一的份额。收到判决书后,大家以为被告会反应强烈,但是被告却说了一句:“丁法官,虽然这个案件我败诉了,但我不怪你,通过在办案过程中与你接触,我知道你确实公正地审理了这个案件,我希望我们可以交个朋友!”朴实的话语着实让人感动,丁建旺同志以实际行动维护了法律的尊严,更赢得了当事人的尊重。

  “在调解上多下功夫,值!”

  自古以来中国便是一个重感情、富有人情味儿的社会,中国文化崇尚和解,倡导“和为贵”。丁建旺同志深谙自己作为一名法官,唯有竭尽所能去调解每一起案件,才对得起祖先提出的这一“和”字。在审理倪某与任某离婚纠纷一案过程中,虽然夫妻双方言语不多,但双方家长却因彩礼、亲朋见面礼返还问题情绪激烈。任某一方表示给付的彩礼、亲朋所送的见面礼达30余万元,倪某应当予以返还;倪某则表示所收取的彩礼为103000元,亲朋给付的见面礼为130000元,其余均已返还给任某,仅同意返还一半的见面礼65000元,双方矛盾似乎难以调和,一触即发。据倪某反映,任某家人甚至多次带人上其娘家滋扰。丁建旺同志考虑本案如果循判决途径,双方家庭之间的矛盾势必更加激烈,社会效果较差,于是下定决心务必调解结案。为此,他多次召集双方到法院调解,向倪某耐心解释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纠纷所具有的优势和好处,向任某解释我国法律关于彩礼返还的规定,通过多个回合的磋商,双方差距逐渐从开始的20余万元缩小至10万元以内。后经过不断的与双方进行电话沟通,最终将倪某返还彩礼的数额确定为10万元。在达成一致意见后,当事双方对这一结果均十分满意,并表示将忘记这段不愉快的经历,重新开始各自新的人生。丁建旺同志由衷感慨:“调解的努力既使两个受伤害的年轻人开始新的人生,又避免两个家庭陷入无休止的争吵,在调解上多下功夫,值!”

  既要说法言法语,又要说群众语言

  人民法院在坚持依法办案的同时,必须综合考虑各种社会因素,努力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丁建旺同志在办案过程中,不唯结案率是从,努力克服机械司法的做法,从多维视角观察、分析和处理案件,既会说法言法语,又会说群众语言。在参与办理600余位劳动者与倩鹿企业的劳动争议案件中,他一方面坚持与政府相关部门就案件相关情况保持密切沟通,清除可能存在的影响社会稳定的隐患因素;另一方面面对情绪激动拿不到工资的劳动者,不断向他们解释相关法律规定和诉讼程序,使他们相信法院一定会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但需要有一个过程,确保了该系列案件的最终顺利审结,真正做到了案结事了人和。

  “廉生威”的最好注解

  古语云:“公生明,廉生威”。如果说公正是一颗大树,那么廉洁就是滋润着大树的土地,只有吸收到廉洁的营养,公正这颗大树才会枝繁叶茂,更好地为群众遮风挡雨。丁建旺同志始终牢记在审监庭工作期间,庄明光庭长的一句话:“小丁,咱们面对当事人的请客送礼时,一定要衡量一下自己的良心与眼前的利益,哪个轻哪个重,不能后悔莫及!”正是这样一句朴实的话,让他将“清正廉明”四个字深深的刻在心里,明白严格遵守中央“八项规定”、最高法院“五个严禁”和省法院“七条禁令”的意义。在一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件中,原告趁四周无人递给他一个黑色塑料带,说:“这是一万元钱,请丁法官多多关照。”丁建旺同志并不刻意批评原告,而是对他说:“你希望赢得官司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胜诉与否关键在于你所提供的证据是否充分,你应当多花时间收集对你有利的证据,而不是把精力浪费在这些事情上。”原告听后信服的点点头,说:“丁法官,就冲你这句话,我就知道你能公正办案,我相信法院!” 这正是“廉生威”最好的注解!(马尾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