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的陈某在马尾某公司打工,9月7日凌晨,陈某在公司宿舍坠楼而下,经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经公安机关现场勘查,初步认定为自杀身亡。事发后死者父母连夜从外地赶来福州,要求公司支付抚恤金及丧葬费。公司抗辩认为该员工死亡系自杀,与公司无关,其不应承担任何补偿责任。马尾司法所接到通知后,立即与派出所段警、园区领导分别开展调解工作。

  面对可能进一步激化的矛盾,调解员一方面劝说死者家属要通过正确途径维护自身权益,而不能利用围堵闹事等不当方式解决问题。另一方面,调解员建议公司方妥善安排死者家属的食宿问题,安抚好死者家属的悲痛情绪。经过多方面协调,事态初步得到了控制。

  9月14日下午,司法所调解员和派出所段警进行第一次调解。死者家属认为死者基本工资只有1700元,而每月平均加班工资达2000多元,因此死者家属认为系公司未按照劳动法规定的劳动时间,员工经常加班加点,导致死者不堪工作压力跳楼自杀,因此死者家属认为公司对陈某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求公司出具死者的工资清单并支付各项赔偿金共计25万元。而公司一方则认为陈某系自杀身亡,企业不存在过错,但考虑到陈某生前系公司的员工,且家庭经济困难,公司愿意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酌情补偿,最多给予10万元补偿。由于双方对陈某死亡的归责问题各执一词,难以达成一致。死者家属情绪激动,扬言要将尸体拿回,调解一度中断。

  司法所调解员与派出所段警耐心安抚死者家属的情绪,并向他们详细解释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他们依法依规合理表达自己诉求。在对死者家属进行教育和劝导后,9月18日上午,司法所再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为了打破僵局,调解员采取背靠背方式进行调解。一方面,跟公司方讲情理,死者陈某才23岁,心智较不成熟,最终在公司宿舍自杀身亡。希望公司能够从这些方面多考虑,适当提高补偿额度。另一方面,调解员跟死者家属析法理,从“法、理、情”三个角度出发做家属思想工作,让他们明确一点,陈某的死并不属于工亡,不能按照工亡标准进行赔偿,这是基本事实,因此补偿额度要适当。虽然死者家属也接受了这一事实,但仍然就陈某的非因工伤死亡救济待遇提出了20万元的赔偿要求。

  调解员通过以案说法的方式,说服家属依法维权,理性反映诉求,并向家属阐述案件的法律关系,耐心地对双方分析利弊。经过司法所、派出所与园区领导的多方协调,9月18日中午,死者家属与公司终于达成调解协议,由公司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一次性支付死者家属丧葬费、一次性困难补助费、抚恤金、住宿费、交通费等共计167400元,双方当事人签订了调解协议书,并当场付清补偿款和结清死者的工资。至此,双方握手言和,家属方对之前自身的过激行为向公司表示道歉,一起极有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的纠纷得以圆满解决。